Tel:153 2100 2012

Email:ceo@lianyun.wang

Beijing Four Sentences of Heng Qu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 Ltd.
北京横渠四句科技有限公司
科技外交:发达国家的话语与实践
来源: | 作者:4SHQ | 发布时间: 425天前 | 325 次浏览 | 分享到:

科技外交:发达国家的话语与实践









导读






科技创新及其扩散流动是引发国际格局和全球秩序变迁的核心推动力。新一轮科技革命下,科技成为大国博弈和国家战略布局的主战场,科技外交在国家总体外交中的地位不断上升。科技外交实质是国家根据国际战略需求调节知识跨国流动的实践。发达国家寻求于己有利的知识跨国流动模式服务其战略利益,其科技外交的话语演变反映了它们不同时期的国际战略需求。在新形势下,我国应进一步提高科技外交在总体外交中的定位,加快制定科技外交战略,探索建立科技外交协调机制,构建科技外交生态网络,加强科技外交能力建设,争取塑造有利于我国的知识跨国流动格局,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更大贡献。










一、国际关系中的科技外交:

权力对知识跨国流动的调节






(一)科学共同体与政治共同体塑造科技外交

科技外交是通过科学共同体与政治共同体共同生产的实践。科学共同体的实践活动,发生在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国际体系中,是科技外交的客体。由各级政府及其中央政府各部门构成的政治共同体的法律政策实践,影响着科学共同体的知识生产实践,是科技外交的主体。在科技外交实践共同体中,主体决定着客体,客体对主体有反作用因此,科技外交旨在维持、培育、深化和延长国家间关系,而贯穿其中的是权力与知识。

(二)国家权力决定知识跨国流动的方向与速度

政治共同体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跨国知识流动。外交实践是考察知识跨国流动的核心主题。在一定时期的国际格局下,国家具有稳定清晰的国际战略目标,这从根本上约束着科学共同体知识生产与创新实践。

国际战略目标决定了知识跨国流动的方向和速度。科技外交本质是国家外交活动的延伸,体现了广泛历史进程背景下全球权力关系的变化,创造了“权力—知识”关系的一种话语和实践,是世界地缘政治议程的表现形式。对科技外交的这种理解,可以诠释“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祖国”在国际关系中的意义。











二、发达国家科技外交的话语演变






(一)第一个概念框架:“善”的科技外交

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试图通过自身科技优势,塑造于己有利的国际秩序,这是第一个科技外交概念框架产生的国际背景。

第一,科技外交作为美国外交政策话语的出现。冷战结束后,鉴于国际格局从两极到单极的剧烈变化,美国开始通过科技等多种方式来巩固其超级大国的地位。美国政、学两界不断呼吁将科技纳入外交事务,利用美国先进科技能力,争夺全球人才、市场和权力,进一步巩固美国霸权。

第二,美、英等国科技外交官员主导下提出了第一个科技外交概念框架。这一框架背后有两个隐形假定,反映了发达国家开展科技外交背后的国际战略考量。假定一:科技外交是为了达到良善目标的外交政策工具。假定二:科技外交是为了应对全球性挑战。

发展中国家科技能力建设与解决全球共同挑战相链接,科技外交促进发达国家利益的对外政策理性变成一种“集体行动”理论。通过强调科技外交为推进“全球公共利益”的紧迫性这种话语战略,来吸引发展中国家接受这种“新型”的外交形式。

(二)第二个概念框架:应对大国竞争时代的科技外交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触动了原有国际格局,大国竞争逐渐回归世界政治中心。西方国家对科技外交的需求重心发生了变化,迫切要求科技外交适应大国战略竞争的国际环境。为此,科技外交实施主体间的协调性和责任分工要更加明确,科技外交目标要在全球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向后者倾斜,加速调整科学与政治之间的固有张力以更充分地服务后者。由此,发达国家科技外交官员开始推动科技外交话语的变化。

美国科技外交官提出了强调国家利益的新科技外交概念框架。如何开展科技外交服务于西方国家应对大国竞争,是第二个框架的主要出发点。因此,科技外交的话语只是西方国家参与全球事务中运用科技力量的行为总结和实现战略目标的工具,最多是世界政治与科学技术之间一系列互动的参考框架。











三、发达国家科技外交的实践逻辑






(一)总体国际战略方针决定科技外交战略内容

发达国家的科技外交战略,总是基于一定时期国家国际战略需求而制定。本国国情及科技实力是一国国际战略制定的基础。同时,发达国家科技外交战略具有从总体宏观目标到各次级目标的不同层次,针对不同类型的科技外交对象国确定清晰而明确的科技外交战略举措。

(二)科技外交协调程度影响实践成效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科技外交行为体与实践日趋复杂。第一,科技外交参与主体越来越多元化和微观化。第二,科技外交形式多样灵活。如果不进行协调,相关实践则会产生重复、竞争甚至对冲性效果,降低国家资源投入产出效率。

(三)科技外交成效与国际战略成效相互影响

冷战结束后,发达国家又将科技外交视为塑造后冷战时代国际秩序的重要工具,科技外交的概念应运而生,并且不断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国际战略需求。进入21世纪以来,发达国家一方面通过在新兴市场国家科技创新中心设立各类分支机构等举措,将后者生态创新体系吸纳到发达国家科技创新生态中,最大化吸纳新兴市场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创新知识;另一方面在国内层面加强科技出口管制,增强发达国家间科技外交战略协调,试图重构有利于它们的知识跨国流动格局,巩固美欧发达国家在当前国际体系中的中心地位。











四、对中国创新科技外交的经验启示






发达国家科技外交实践特征及其逻辑,为我国提高科技外交成效提供了有益启示。我国应聚焦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一步提高科技外交在整体外交中的地位,从战略、机制、参与等多方面着手,争取塑造于己有利的知识跨国流动格局,充分利用全球科技创新资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科技支持。首先,加快制定中国科技外交战略,国际科技环境变化要求提高科技外交在总体外交中的定位。其次,科技外交具有战略性和有效性,需要加强国内众多部门和行为体的协调,探索建设具有特色的科技外交协调机制再次,在发达国家对我国科技打压增大之际,亟须建立创新性科技外交生态网络最后,加强科技外交人员培训能力建设,加大科技驻外人力资源投入。









文章来源:

张蛟龙:《科技外交:发达国家的话语与实践》,《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3年第2期,第91-109页。